分享到:

北美观察丨“奴隶工厂”疫情肆虐仍不停工 美国监狱生存状况险恶

2020-10-19 01:32 来源: 中国政府网
【字体: 打印

内容提要:据《洛杉矶时报》报道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美国加州女子监狱继续让囚犯生产口罩,每小时报酬最低竟只有8美分。尽管已有囚犯确诊,但监狱仍要求她们继续生产,并以获释机会相威胁。事实上,美国监狱系统疫情暴发以来群体感染事件频发,如今又被曝光存在压榨囚犯的“血汗工厂”,人权状况引发各界广泛忧虑。

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

据《洛杉矶时报》报道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美国加州女子监狱继续让囚犯生产口罩,每小时报酬最低竟只有8美分。尽管已有囚犯确诊,但监狱仍要求她们继续生产,并以获释机会相威胁。事实上,美国监狱系统疫情暴发以来群体感染事件频发,如今又被曝光存在压榨囚犯的“血汗工厂”,人权状况引发各界广泛忧虑。

△《洛杉矶时报》报道,疫情期间加州监狱工厂持续开工,囚犯每小时报酬最低只有几美分

加州监狱里的“奴隶工厂”

《洛杉矶时报》10月11日报道称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加州监狱持续让囚犯生产口罩,每小时报酬从8美分到1美元不等。更可怕的是,尽管有人确诊新冠肺炎,但监狱仍要求囚犯继续生产口罩,并以可能危及获释机会相威胁。

报道称,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愈演愈烈,关押在加州奇诺女子监狱的女囚越来越担心自身的健康安全,因为她们制作口罩使用的布料来自附近的男子监狱,而那所男子监狱因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已有23名囚犯死亡。

尽管加州监狱系统已经采取了相应措施应对疫情,包括中止康复计划、宗教服务和教育课程,但在过去6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,监狱工厂的工作却一直没有停止。5月初,加州奇诺女子监狱缝纫厂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,导致至少四名囚犯工人患病,其中就包括罗比·霍尔,她在医院里待了几个星期,呼吸困难,备受煎熬。

霍尔是成千上万疫情期间仍在高风险岗位上工作的囚犯之一,她们的报酬从每小时8美分到1美元不等,工作内容包括做饭、送饭、打扫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房等,还有人在监狱工厂里劳动,生产口罩、洗手液和家具等产品,产值高达数百万美金。霍尔说:“这里就像奴隶工厂。你干的越多,他们想要的也越多。”

在对加州奇诺女子监狱和阿韦纳尔州立男子监狱的30多名囚犯的采访中,《洛杉矶时报》发现,尽管监狱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不断增加,但监狱工厂仍在继续运营,这些工厂将关押在不同牢房的囚犯集中在一起工作,大大增加了病毒传播的风险。

为了让囚犯继续工作,监狱工厂警告他们说,如果旷工一天,他们就会失去工作,而这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。一些囚犯说,如果他们因为担心感染新冠病毒拒绝工作,就有可能危及他们获释的机会。而在奇诺女子监狱,工厂监工不断提高口罩产量,从2000个增加到3000个,再到3500个。每周七天,这些女囚都要制作口罩,直到身体疼痛才能停下来休息。到了晚上,她们只能在牢房里昏昏入睡。

△《每日广告报》报道,联邦监狱囚犯疫情期间仍在制造家具和车牌

监狱成为“病毒孵化器”

另据《每日广告报》此前报道,在马里兰州西部的坎伯兰联邦监狱,数十名囚犯疫情期间仍在制造家具和车牌,而当工厂内出现确诊病例时,他们仍被要求继续工作。

由于防护设备供不应求,监狱工厂内社交距离难以维持,美国监狱正在成为新冠病毒的孵化器。全美数千名患病囚犯及狱警正在将病毒向更大的社区传播。早在4月,俄亥俄州一所监狱成为全美焦点,共有上千名囚犯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,占监狱人口近八成。尽管有这样的教训,但监狱囚犯疫情期间继续工作的势头仍未减弱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称,在佛罗里达州,囚犯曾不分昼夜地为狱警缝制口罩,但他们自己却没有资格获得口罩;在亚利桑那州,曾有140名囚犯被送到一个鸡蛋养殖场,以便他们可以继续工作,这里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只有在两名囚犯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,他们才被允许停止工作;在康涅狄格州,以前制造车牌的囚犯,曾被要求以每小时30美分的价格制造口罩;而在得克萨斯州,曾有囚犯轮班工作12小时生产口罩,却无法获得任何报酬……

有一种说法是,疫情期间付给犯人的最高报酬仅为每小时6美元,能够拿到这一报酬水平的,是纽约赖克斯岛的囚犯——他们负责为新冠肺炎死者开掘集体坟墓。

疫情肆虐之下,美国各级政府试图将数十万人限制在牢房内,从而减缓病毒传播速度,但全美各地的囚犯仍旧没有停止工作,不管是否愿意,他们往往别无选择,最终成为疫情应对过程中的薄弱环节。已有不少公共卫生专家警告称,监狱工厂中的囚犯是最不应该从事生产的人。

△《华盛顿邮报》称,美国监狱工厂成为新冠病毒孵化器

“监狱产业”提供廉价劳动力

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称,自从美国有监狱以来,作为“改造”的一部分,囚犯通常在服刑期间被迫低工资或无工资工作。

时至今日,美国150万名囚犯中,大约有一半人在监狱中从事某种工作,其中大约6.3万名囚犯在“监狱产业”中谋得了一份差事,他们的客户群体通常为政府机构。

美国各州都有自己的监狱产业,联邦系统则有一个单独的项目,即联邦监狱产业,该项目雇用了1.7万名囚犯,每年收入高达6.5亿美元。囚犯有时会被外包给私人公司,但大多数人会在监狱内部的仓库工作。在自动上锁的大门和层层的铁丝网后面,这些工厂看起来就像典型的工厂,只是里面的工人并非典型的工人。

尽管支持监狱劳动的人士认为,监狱工厂相关做法有助于支付监狱成本,提供工作技能,降低再犯罪率,但法律学者和民权倡导者长期以来一直批评监狱劳动,称其不仅是一种“剥削”,也是奴隶制历史遗留问题的一部分,而这种巨大的社会不公正,又被新冠肺炎疫情放大了。

“让囚犯在疫情期间为了每小时那几分钱而工作,这是一个官僚主义的决定。”倡导刑事司法改革的美国全国性组织“司法合作”的政策主任凯特·查特菲尔德说,“每一个生活在文明社会中的人都应该会对此感到震惊。”

【我要纠错】 责任编辑:刘杨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回到 顶部